艾伦•茨威格访谈 
艾伦茨威格访谈 时间:2013年03月05日 地点:斯沃琪和平饭店艺术中心艾伦茨威格工作室 访谈人:周国璟 现场翻译:张杭亚 周:你什么时候开始对 “风 ” 感兴趣的,并开始做关于“风”的作品?你了解哪些关于“风”这个字的文化涵盖? 艾:整个项目的开始得从荷兰电影人尤里斯伊文思和他的最后一部电影讲起。它叫什么来着? 是1984
娜塔莎•罗斯林访谈 
娜塔莎·罗斯林访谈 时间:2012年05月31日地点:上海非艺术中心访谈人:李消非 录入、翻译:娜塔莎·罗斯林、王子文 中文校对:王子文 英文校对:娜塔莎·罗斯林、王子文 李消非:能先聊聊你的生活经历、背景和家庭这些吗?你是怎么成为艺术家的,你的经历对作品有哪些影响呢? 娜塔莎:我记得从很小的时候,我就想成为艺术家。不过我的
亚当访谈 
亚当·帕克·史密斯访谈 地点:纽约,亚当·帕克·史密斯工作室 访谈人:沈瑞筠 录入、翻译:张洁倩、范勤 中文校对:张洁倩、范勤 英文校对:张洁倩、范勤 沈瑞筠:首先, 你能否稍稍介绍一下你的作品呢? 亚当·帕克·史密斯(以下简称亚当):我的作品有雕塑、装置、照片和影像, 采用什么方式是取决于我的构思的,它代表着我的
南茜访谈 
南茜访谈 地点:纽约 南茜工作室 访谈人:沈瑞筠 录入、翻译:张洁倩、范勤 中文校对:张洁倩、范勤 英文校对:张洁倩、范勤 沈瑞筠:你是如何着手做一个“相片投影”作品的? 南茜:首先,我做事没有一个固定的程序。也许我给他起的名字(相片投影作品)会给大家一种错觉,感觉整个创作过程是依照一种既定的程序的,其实不然。
布莱恩访谈 
布莱恩访谈 地点:纽约 布莱恩工作室 访谈人:沈瑞筠 录入、翻译:张洁倩、范勤 中文校对:张洁倩、范勤 英文校对:张洁倩、范勤 沈瑞筠:给我们说说你的作品吧。 布莱恩:我的作品包括表演、影像还有摄影作品。我喜欢使用不同的媒介来进行创作,因为我想看一看他们互相联系会产生怎么样的效果。想要理解我的作品,最简单
皮尔• 赫特纳访谈 
时间:2010年06月18日 地点:非艺术中心 访谈人:李消非 录入、翻译:钟一、于婧、黄斯妤 英文校对:皮尔·赫特纳 李消非:我注意到有两个录像的台词是完全一样的,一个是中国人在演绎,一个是西方人在演绎,你是怎么考虑的?你是想从形式上还是意识上做一些比较? 皮尔 . 赫特纳(以下简称皮尔):一开始,我感兴趣的是不同的演员如何
皮尔• 赫特纳访谈 
时间:2010年05月20日 地点:英国 伦敦 访谈人:汪单 录入、翻译:钟一、于婧 英文校对:皮尔赫特纳 汪单:我觉得你经常旅行,工作室对于你来说像是一个移动的地方,你在不同的城市工作,所以你很多作品都是在路上产生的,你怎么看待工作室?你的工作室怎么运作? 皮尔 . 赫特纳(以下简称皮尔):我觉得很多年前我并没有很多地旅行
艾克访谈 
我喜欢给作品起名字,通过这个可能性来给作品增加些东西,并不是用来解释作品而是打开另一个空间(维度),也许在某种程度上它根本不需要有意义。 时间:2010年01月17日 地点:上海非艺术中心 访谈人:李消非 现场翻译:钟一、于婧 录入、翻译:钟一、于婧 英文校对:艾克·马赫费尔 艾克·马赫费尔(以下简称艾克): 对于这次展
艾伦访谈 
我觉得把水放进大海里,可以说是某种开始。而把一滴水从大海里取出来,则是接下去的一步。在我的作品里,我常常不知道接下去会是什么样。我有很多想法,但我似乎总是在寻找,所以每一件作品,几乎都是一个实验。 时间:2009年12月15日 地点:上海非艺术中心 访谈人:李消非 现场翻译:许维嘉 英文录入:钟一 英文翻译:钟一、于婧 英
徐坦访谈 
我觉得艺术是一个独立的、有关于人的意识的这样一个东西。它有一个结构,这种结构是建设在人的意识之上的。我们通过视觉、知觉、时间、空间去感受这个结构,而这种结构跟真实世界是有一种同构、隐喻的关系。所以我们在做艺术的时候,我们通过这个结构的编排或者是创造,隐喻了现实生活。 时间:2008年7月31日 地点:博尔赫斯书店艺术机构 访谈人:满宇
丹尼尔. 克诺访谈 
我相信艺术家是在社会的外围的,他有不受社会功能的影响的任务,因此他更是一个关注者,但是我确实认为艺术是社会的最高呈现。 我其实不想说什么,我想我没有什么要说的,我不知道很多,但是我试图做到把我们生活的及与之相关的展现出来,并且用一种方法使其有故事性意义,并且激起我们的感受,产生新的表达。 时间:2008年11月01日 地点:上海非艺
罗明君访谈 
自我认同与身份限定的纠葛 访谈时间:2009年1月-3月 访谈方式:互联网 访谈人:杜曦云 杜曦云:你的很多装置作品是轻巧、易拆的,这有独特的原因吗? 罗明君:有些想法是不得不用装置的形式来表达的。我的装置作品几乎没用过笨重和不好搬运的材料,它们多是易拆,易碎,随时能带走或展览结束后不再留下痕迹的(图片或文字纪录除外
陈侗访谈 
我做这个书店是因为当时在九十年代初期,整个中国文化还处在,比较低的发展状态。八十年代有热情,但质量并不是很高。热情很高,但东西不一定是很丰富。那么九十年代我们做这个书店就用来填补这个。谁知道它会带来艺术界的关注,会联络到周边的很多艺术家。所以的话,我更把它看成是一个跟艺术有关的书店,它也不一定卖很多艺术书,那么说它既然赔本,怎么解释这个赔本,那
叶立荣访谈 
生产过程和存在的价值是同一个重要的课题,因为我这个柜子的生产不是为了功能而生产的,而是为了一个艺术行为而生产的。同时它的物理现象是完全不一样的,它是轻和中性的,这个柜子如果你不动它的话,哪怕过了3千年4千年,它都是不会坏的。但是真的那个可能4、5百年就会变形了。 时 间:2009年02月22日 地 点:上海非艺术中心 访谈人:李消非、
鲍栋访谈 
如果从一个人本主义、或者人文主义的角度讲个人性,我觉得对于艺术家来说这是一个虚假的东西,个人性实际上是一个幻觉。我们可以把个人性、和所谓的个人独立、自由意志这些启蒙观念,可以变成一个理想的追求。但是如果说我们用这种东西为一个作品辩护,说它好就是因为它有个人性,那么我觉得这是虚假的东西。我们谈个人性不如谈差异性。 时 间:2009年1月6号
金江波访谈 
金江波:对。我们在国外见到很多好作品,但是你不感到感动。当然,这个感动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这个方法、观念到现场的呈现,犀利,但你会无法捕捉到你一些超越你自己的东西。然后,你会发现中国很多东西在辞典里面是没有的、在概念里面是没有的、在其它国家里面是没有的,但它恰恰在中国才有具体的办法和措施来做。这就是中国太实际了。 时间:2008年7月
金锋访谈 
以前我们跟艺术打交道的感觉,可能就是跟一个作品在打交道。今天跟艺术打交道的方式改变了。你可能要跟各种各样的领域打交道,你可能在跟各种各样的人物打交道。你打交道的过程中间,因为你你的脑子里面还是有作品的概念。你做出来的东西,就会很多人做的事情是不一样的。 时间:2008年8月25日 地点:上海真北路金锋家 访谈人:满宇、李消非 剪
舒阳访谈 
艺术品的销售应该是为了支撑你去创作更个人化的作品,自己的一种探索能够更常规的得到延续,甚至是对你个人探索的一种肯定,因为这个社会他要求的一般的标准就是代表某某利益,那么也可能你没有这种权力义务层面上去代表任何利益,只代表你个人,但是你个人体现了人一些最基本的东西。大家认为看到人最真实的东西,认为你是有启发性,大家鼓励这些东西出现,所以你的作品卖
吴味访谈 
当代艺术与其说是艺术,还不如说是一种新的社会科学研究。我想我这个判断是最具颠覆性的,对艺术家的工作是最具颠覆性的。 时间:2008年7月27日 地点:深圳F518时尚创意园深圳当代艺术创库吴味工作室 采访人:满宇 剪辑:张浪峰 录入:叶丹青 满宇:有人认为你的批评跟王南溟一样,好像在网上也经常有人跟你争论这个对不对。
朱路明访谈 
朱路明:也可以啊,完全可以,毕竟三年展越来越体制化了,为什么不可以有由艺术家自己策划的双年展和三年展呢? 时间:2008年7月19号 地点:北京 采访人:满宇 摄影:陆长安 剪辑:张浪峰 录入:张浪峰 满宇:你在厦门策划的很多活动,它的特征都不像一般常规意义上的展览,大部分不是在艺术空间,很多是在公共场所,比如小区
© Copyright FCAC 2007